大卫·托夫勒

David Tuffley

大卫·托夫勒博士在澳大利亚的格里菲斯大学的信息通信技术学院任讲师,教授应用伦理学和社会技术研究课程。在担任教职之前,大卫曾在澳大利亚和英国任IT顾问。

大卫兴趣广泛,从经典到最新的科学技术无所不包,对心理学、人类学、建筑学、哲学、比较宗教学和创意/创新都有着浓厚的兴趣。同时,他还是经验丰富、个人魅力十足的演讲家。

书籍

读博:成为你理想自己的蜕变之旅大约 7 年

读博可能是人生中最艰难,回报却也最丰盛的一场旅程。书店中关于读博的书籍比比皆是,许多大学也提供了详细的信息。而市面上缺少的,正是一本从心理学角度出发,能帮助学生修完博士课程的书。

本书中提到的心理素质,不仅造就了优秀的博士生,也是许多业内优秀的学术研究人员所必备的素质。你可能想要知道,自己是否适合读博?自己是否能完成博士学位?怎样才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博士生?如果你正在犹豫是否要开始,或者正在挣扎是否要放弃,这本书正是为你而写。


创意大师的习惯大约 7 年

莱特兄弟不是唯一想造飞机的人,新西兰有一伙人也想这么干。查尔斯·达尔文不是唯一想到进化论的人,他的《物种起源》推迟了20年才发表,因为他只道,这本书将在英国教会中掀起滔天巨浪,直到自然学家阿尔弗雷德·华莱士准备出版一本类似的书,他才发表自己的作品。

在问及创意从何处来时,许多著名的创新者都表示,他们自己也不太清楚,想法自己就冒了出来,不过他们都明白,要是自己不采取行动,也会有别人这么做。这些创意大师并非人云亦云,他们说的自己的真情实感。有意思的是,他们中的很多人都表示,在产生创意的过程中,有一点非常重要,就是切莫骄傲自满。

我们很有理由相信,伟大的创意就隐含在常识中,如果有人能将自己的思想和时代精神调齐,他们就能看到这些好主意,进而起到枢纽的作用,把这些想法应用于现实。

从个人角度而言,我一生中至少有三次,脑海中凭空冒出一个想法(每次都是我在开车的时候),牢牢占据我的脑海,告诉我一定要把它付诸笔端。我知道,这听起来挺吓人的,但是实际上却非常令人骄傲,我总是迫不及待便要付诸行动。我觉得,这就是所谓的“灵光乍现”。这些能用经验证实吗?不能,但是只要你去看看历史上的创新大师们如何描述他们“灵光乍现”的过程,你就会明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