玛格丽特·埃莉诺·利·惠布利

Margaret Eleanor Leigh Whibley

作者自述:
我是一个没有根的作者。我在种族隔离时期的南非出生且成长,在威尔士、新西兰、英格兰、希腊和苏格兰居住过。而现在又回到了威尔士——我祖辈曾经居住的地方。我的工作经历更是精彩:当过记者,做过官,也曾经是大学老师、书商和校对员。

漂泊而嘈杂的生活固有它的缺陷:我唯一可以称为家的地方,只是我电脑前的一张座椅;但是,它也带给我丰富的生活经验,对写作者来说,这是无价的宝藏。

我被称作“七项全能型作家”,好吧,这是我唯一的头衔了。我的目标是在每个图书类别里,都至少写一本书。到现在,我已经出版了3本犯罪小说、一本自嘲的旅行游记,童书三部曲,还有一本最新的悬疑爱情小说。其中最畅销为旅行游记《不是那种黄》,在美国亚马逊畅销排行榜上曾经连续九个月位列同类小说第一。《不是那种黄》还将被翻译成包括中文在内的4种其他语言,也正准备发行有声读物。

书籍

坚不可摧接近 7 年

“如果你报道了关于这件事的任何消息,你就别想活着离开希腊。”只有鲁莽的局外人才敢干涉希腊非法买卖女性的交易。见见阿格尼斯·琼斯吧:她确实够鲁莽。


狗狗“青蛙”的夏天接近 7 年

宠物收容所最丑的狗“青蛙”,在差点没被人道死亡之前总算获救。有爱的新家庭,看起来成就了“青蛙”最好的夏天。然而原来它竟然是一只稀有而贵重的满洲山地犬,所有事情就好像都错得很离谱……


鸟王的春天接近 7 年

鸟王来自何方?这是个不解之谜——有一天,他就这么横空出世了。他吃掉了所有的花朵,因此有的人想要除掉他;村庄里的孩子们却希望他留下。就这样,事情开始变得有些疯狂......


不是那种黄接近 7 年

我已人到中年,却居无定所,且将身无分文,和坐在那边长凳上的流浪老妇着实毫无分别了。却也不能打包回家,因为不再有家可归,一辆单车和一囊帐篷便是我全部的家当,我的家。每晚我都以天为被,地为席,是夜身于何处,便于何处安家。也就是说,热那亚广场的普林西火车站将是今晚家之所在了。

为了寻找心中的乌托邦 ,我骑着单车一路横跨欧洲大陆,坚信会在希腊的某处寻到它。待寻得之日,我将在那儿开展新生活。这就是我应对那盛大中年危机的方式。但在这场危机中,却又遭遇到了更严重的危机。一直以来,我究竟在想些什么啊?!


与黑暗共舞6 年多

一封突如其来的邮件打破了夏洛特平静而枯燥的生活。这是旧时好友发出的邀请,她欣然应邀前往希腊“度假”。这会是一个怎样的假期呢?在这个陌生的国度等待她的会是怎样的际遇呢?一见钟情的是她的真命天子吗?当心灵深处的理智和情感遭遇外来的冲击,长期自我封闭的夏洛特能否遇到真爱?她会迷失还是醒悟?又是否能找回自我?